悲剧才隽永

『我不是故意的,请不要再哭了。我这支铅笔要送给你,我只削过一次哦。我真的不是故意害你跌倒的,对不起啦。』

「老师早就说过不许在走廊上楼梯口跑,你们不守规矩害我帮老师拿的作业簿掉到一楼,上面有泥土,我对不起爱护作业簿的同学,铅笔还给你,你应该跟全班说对不起。」

『是你叫我跟全班说对不起的啊。』

「我又没有叫你站在讲台上说对不起。」

『我有在收集邮票,你可不可以写信给我?』

「我没有写过信诶。你先写给我,我再回信给你。」

「你不是要写信给我吗?」

『我只知道你叫陈淑芬,我又不知道你家地址。』

『诶,瘦皮猴是我的绰号,写信要写我的名字,李政国。』

「瘦皮猴,我下次会改进的。」

『谢谢你,爱哭芬。』

「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。。」

『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上课不可以传纸条。。。』

淑芬:

收信快乐。

今天的天气真好,有一点云,不到二十度的气温,让人期待阳光的温暖。

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和你写信了,你好吗?

去年,我来不及参加你的葬礼,我赶到的时候已经迟了两天,你弟弟把你遗留下来的纸箱交给我,我原封不动的把它带回台北,我一直没有勇气把它打开。

一直到一个小时之前,我才终于把它打开来,跟我猜的一样。

里面装的全是我写给你的信,一封一封,你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信。

我很仔细的把它们又读了一遍,我还看到了那支铅笔,看起来它还是只削过一次的样子。

爱你。

「谢谢你。瘦皮猴。」

donation